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快穿之女配萬事隨心 起點-893、香餑餑表妹逃脫掌控了(19)

快穿之女配萬事隨心
小說推薦快穿之女配萬事隨心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而那在杜时初马车前还在演戏的双方人马看见事情居然不按他们预想的发展,顿时急了,年轻公子又急又慌地道:“姑娘,不能报官啊!小生还要考取功名,招惹了官非不利于仕途啊!”
那几个抓人的更是气势汹汹地朝杜时初放狠话:“臭娘们你居然敢让人去报官?知道咱们背后是什么人吗?你根本得罪不起的大人!识相的就快让那些人回来,否则有什么后果你不会想知道的……”
“可我就想知道呢。”杜时初无所谓地说道,还反问他们, “对了,说起来你们背后的是什么人啊?说说看,我也想认识认识。”
那几个恶汉顿时被噎住了,面面相觑了一下,他们自然没有蠢到把自己幕后之人说出来,刚刚只不过是想威胁恐吓一下杜时初而已。
眼见得杜时初还不折不挠地要追问了,当头那个恶汉就虚张声势、色厉内荏地说道:“我们背后的大人你还没有资格知道!总之, 你要是敢跟我们作对,那就要做好被报复的心理准备。”
“好, 那我就等着你背后主子的报复。”杜时初微微笑了笑,又对那年轻公子道,“说起来我还有些疑问,你为什么那么怕报官啊?毕竟如果你真的无辜的话,应该最希望报官才对啊。别跟我说要科举,招惹官非有碍仕途这套话来糊弄我,莫非你觉得京城作为天子的脚下,都有官员敢贪赃枉法、冤枉好人?”
“不不,小生没有这么想,京城的大人们自然是清正廉洁、公正守法的。”那年轻男子急忙说道,生怕晚说一点就会被京城里的大人们记恨上。
“你们快去把那几个报官的人拦了!”那带头的恶汉眼看杜时初根本不怕他狐假虎威的威胁,顿时急了,连忙让自己的手下去阻拦报官的人。
然而他们这时候才去阻拦已经晚了, 一两银子对于平民百姓来说已经算是一笔不小的意外之财了,如果是他们自己挣,三两个月都难以赚到一两银子, 可如今只是跑跑腿去京兆府报个官就轻轻松松能得到, 谁不心动啊?
虽然说只有第一个成功报上官的人才能得到, 但万一运气好呢?谁舍得不拼一把就放弃啊?因此跑去报官的人足有二十多人,那恶汉的两个手下根本不可能拦得住每个人。
“臭娘们!算你狠!以后出门小心点!”领头的恶汉显然也知道自己的人不可能阻止所有人报官了,便急匆匆地抛下这句狠话,就想带着那位年轻男子离开。
“我让伱们离开了吗?”杜时初冷笑一声说道,“你们想来拦我的马车就拦,想离开就离开?我是这么好欺负的人?”
“你到底想怎么样?”恶汉瞪着凶狠的眼神问道。
“姑娘,您还是不要得罪这些恶人了,就让他们把我带走吧,省得连累了你……”
那个年轻男人不知道是不是急中生智了,居然还会修改剧本了,用了以退为进和欲擒故纵这两招,如果杜时初只是普通闺阁女子,没看穿他们是一伙的,现在听到他这么说,肯定心里就会对他愧疚起来了,觉得不但不能拯救他,反而还拖累得他被抓住了。
细思极恐
可惜杜时初一开始就看出了这伙人是做套让她钻的,因此自然没什么愧疚怜悯,她只讥讽地说:“你要是不想连累我, 一开始就应该扑到我马车前来让我给你做主,到现在了你才来说这句话,不觉得晚了吗?”
年轻男人顿时脸色一僵,那带着歉意和痛苦的神情险些都维持不住了。
周围的人听见杜时初的话,也终于找回了些理智:“对啊,这位公子如果真的担心这位姑娘会招惹恶人,那他一开始就不应该向这位姑娘求救啊。”
“就是,他现在才来说这话,不就是马后炮了?”
“哎哎,不但把自己搭上去了,还连累无辜的路人。”
……
年轻男子听着周围人的话,脸都扭曲了一下,连忙低下头,生怕被人看见他真实的神情。
“去去去!让开!”几个恶汉驱赶周围的人,想要继续离开。
“啧啧,这么急着离开,连官府的人都不等了,难道是做贼心虚了?”杜时初又慢条斯理地开了口。
“闭嘴!关你什么事?!”领头那恶汉终于忍不住了,气得满脸通红,朝杜时初吼道。
“本来确实不关我的事,但是你们非要把我牵扯进来的啊。”杜时初表情无辜地说道。
眼看官府的人就要来了,恶汉们已经急得不行,气急败坏地朝杜时初吼了几句,就想冲开人群离开,但大家看热闹看得正兴起,就想看官兵来抓人的场面,因此便有意无意地阻拦他们离开,给他们逃离增添了不少困难。
“来了来了!官府的人来了!”一个眼见的大娘远远地看见官兵来了,便兴奋地喊道。
很快,一个人高马大三十多岁的中年汉子满头大汗地跑了过来,冲到杜时初马车前,气喘吁吁地说道:“老、老子是、是第一、第一个成功报上官的!那银子是、是我的吧?”
“是你的了。”杜时初拿起那块银子,爽快地往汉子怀中扔去, 那汉子双手一伸,敏捷地接住了,接着便激动地用牙齿一咬,“是真的!”
其他人便都纷纷羡慕地看着他:“老刘这回赚了,这一两银子他得去码头搬一个月的麻袋呢!”
“哎,就他腿长跑得快!”
拾忆长安 • 将军
“要是以后还有这种美差就好了,我也想争一争。”
报官的人都跑回来了,那几个恶汉更着急了,最后气急败坏根本不管会不会伤到普通人了,立刻横冲直撞就想逃跑。
然而他们这举动恰好弄巧成拙了,本来大家只是想看好戏才阻拦他们,但现在他们横冲直撞伤了不少人,那就引起众怒了,于是根本不用杜时初吩咐,那些被他们撞了的人就气愤地把他们抓住了,非要让他们道歉不可。
官府的人来了,杜时初毫不客气地把那几个想要算计她的人指了出来,因为她只是路过被牵扯的人,所以这事说到底不关她的事,她就清清白白地脱身了。
想要算计她,哼,那就先去牢里待几天吧,杜时初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