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酋長饒命 線上看-第五十一章:臨在之體

酋長饒命
小說推薦酋長饒命酋长饶命
第一次,不知者不罪,他就不予计较了,可第二次推搡,显然就有点过了。
“你到底谁啊?别破坏本姑娘的好事好吗…滚开!”砂雪怒了,直接甩了那洛鹏一巴掌,啪的一声,洛鹏懵了。
他的两个帮手也懵了!
他好歹是部落长老的儿子,大氏族的后嗣,在这个地方,只有他打人,就算砂雪条件好,追求者多,但在没有夫婿家族的撑腰下,她这砂氏血脉根本微不足道,他追她,是看得起她,但不代表是低微与他。
这一巴掌,加上周围的看客们的议论声更多,他洛鹏顿感颜面扫地,羞耻感迸发而出!
“你个臭娘们儿!”洛鹏急的立刻反手反击,不过手在打过去的时候,砂雪一介女流,哪有反击的能力,当即吓得掩脸!
可那洛鹏准备打女人的手,却半途直接顿住了,且像被铁钳钳住一般,动都动不了!
抬头一看,却见周全目光沉冷的看着他,说道:“兄弟,刚才我俩说话,有你嘛事儿?你搁这儿蹦跶的很开心,我就告诉你了,其一、打女人是绝对不道德的,其二、我好像说过你再敢碰我,怎么着来着?可我没记错,你刚才推了我两次…”
开玩笑,这洛鹏也就是纨绔子弟的命,虽说体内也有圣种,但他们一生不愁的人,哪需要去开发训练之类,故而连「原始期」都算不上,而且圣种契入还是偏的,对上周全这已然「萌芽期」的圣武,那不就跟手无缚鸡之力一样吗?
被压制住的他,当即吓出一身冷汗,忙仓惶说道:“你知道我谁吗?你敢动我试试!”
“好要求,那就满足一下吧!”周全眉宇沉下,继而微微转动手腕…
咔哒!
一声清脆的响声,顿时那洛鹏整个手骨拧成麻花状!
这骨头已经不是简单的错位,基本可以算是报废!
暴裂无声,洛鹏涨红了脸,一瞬间连张嘴叫出声音来都难…
他不行,他身旁两个帮手也算是随从勇士,起码也算是一等勇士,见主子受难,赶紧大喝一声扑向周全!
但就在这时!
铮!
周全一个冷芒闪过,仅仅是撇看了两人一眼,他们瞬间吓的跪倒在地,手中拔出的滕木刀竟然拿不住…就这么凭白的掉落在地!
而且更诡异的情况随即在众人眼前发生,却见那两人跪倒臣服,瞳孔睁的极大,胸口起伏极大,表情更是狰狞的没法看,这就像亲眼见到了什么惊人可怕的事物一般!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这两人咋了?中邪了?没见周全用啥大招啊,只不过身手强硬一点而已,怎的就这样了?
就连周全自己也纳闷儿,别是发现了打不过他周全,搞碰瓷那一套吧?不能吧,难不成碰瓷儿这事儿真是自远古就开始流传?
然则他多少还是意会到一点,他们这幅惊悚的样子,挺像一个场面,那就是他和洛元第一次见到「暴食」的场面,记得那时洛元的表情多少贴近这般,不过没这么严重…
“巫…巫咒?你…你会巫咒?”洛鹏几近于吓尿的喊道,此刻手臂的疼痛,好像已经不值一提了。
毕竟给那两个搞成那德性,明显更可怕吧!
这当中唯有砂雪的表情是惊讶中带着几分欣喜的,她忙冲了上来,又一次拉住周全的手臂,眼眸子像是要挤出光来!
“不是巫咒!临在之体…是临在之体,你…怎么做到的?不对,你能做到,你是能做到的,果真呐,果真呐,你是预兆之人,是‘他’的化身,‘他’的继承者,白舟…你太让我意外了!”砂雪兴奋的拉着他的手蹦跶着。
“临在之体?是什么?”周全问砂雪到。
砂雪虽然兴奋,却多少还是保持几分理智,这种事可不能在公众场合说,毕竟关乎他们组织的机密!
而且看起来这个男人现在很是好奇,这不就可以换个方式达到目的吗?
她深吸一口气,紧着特意凑到周全耳边,呢哝了一句:“换个地方,我好好解释给你听,这回,你能跟我走了吧?”
洛鹏看着这虐狗的一幕,肺都要气炸!
他花了这么大的代价,就为了被虐一下?而且是赔了夫人又折兵的那种…
周全也不是对眼前这个女孩多反感,主要是针对事儿,但现在想来,他确实不了解自己身体这奇怪的机制,那么跟着美女去了解一下情况,也不是什么坏事,故而这回他点头了,回砂雪到:“行,既然你苦苦哀求,我就勉强去一回吧。”
“还真是不容易呀,你竟然答应了!”砂雪笑颜如花,这一下她可以在哥哥面前好好显摆一下了。
“不过咱走之前,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儿得做一下。”周全说道。
“不管多久,我都等你,只要你不赖账就行。”砂雪回应到。
于是周全松开了洛鹏已经完全变形的手,他顿时疼的跪倒在地,抬头小心翼翼的看着周全,而周全微微蹲下,说道:“我能告诉你,酋长见我都得点头哈腰的,你丫的跟我这亮狗牌,有意思吗?劳资刚刚弄死一只「暴食」,你要没事再惹我,下一回断的就不是你的手,而是你的头,我说道做到,知道怎么做了吗?”
洛鹏瞬间睁大了眼睛!
眼前这家伙是…那个首猎「暴食」的英雄白舟!
难怪,难怪能让一个女神级的女人,倒贴恳求如此,他若是女人,他也倒贴!
“原来是大英雄您啊,刚才不知道是您,多有得罪,现在我知道错了…求您饶恕,也请您放心,今后我会离这位姑娘远远地…绝不再胡来!”
“还有呢?”
“额…哦,对不起,砂雪姑娘,我洛鹏诚挚道歉!”
砂雪微微点头,同时也咬紧薄唇看了周全一眼,部落那么多男人,从没有一个像周全这么有安全感,且处事周到的。
一时间对他刚才的无礼印象好了不少…
就当洛鹏以为几乎理解了周全的意思,可以被放过后,周全则目光紧盯着他,嘴角上扬起坏坏的角度,又说道:“还有呢?”
洛鹏疑惑,但随即领悟到什么,当即双手环抱,脸上写满了抗拒…
神武 至尊
没错,他那不错的大麾黑长款兽皮草,周全收入囊下了,且穿着比那纨绔子弟要更合身。
像这种完整的大麾,都得是部落里顶级的兽皮制器师的手艺,加上上好的完整布料、精致细麻绳线、上好鱼骨勾刺,依据特殊手法穿插交错,在毫无失误的情况下,充分完整的裁剪得当、缝制完整等五六道工序,方可制作成。
故而此刻被掠夺了大麾的洛鹏,只能心疼的欲哭无泪了。
毕竟虽说财产宝贵,可以周全的身份以及传出的事迹来说,他确实连部落酋长都不怕,他告人家抢劫有用吗?显然只是多挨一顿揍的事儿,怪只怪自己瞎逞能…
还有倒霉偏偏遇上周全!
周全喜获一件新衣服,终于摆脱了劣质且轻薄的,还是各种补丁拼凑的兽皮外衣,他也不浪费,将衣服拿去自由市场兑换,不承想,这种东西,只能换半块蛋虫肉!连现在自己穿的衣服上的一根毛都比不上…
但周全还是换了,就当是废物再利用,而蛋虫肉虽然低廉,但就像是部落人的白米饭一样,谁也不会嫌弃,以后留着送礼也好。
接着他跟随在砂雪身后,一路小走,不过他过往帮石甲跑过不少腿,而且以前是服侍奴隶的时候,也呆在这三层打卡工作,故而在地下三层,他还算熟悉,可现在,这砂雪带他走的路,他却觉着格外陌生,且觉着荒僻…
直到到了一个山壁前,她半蹲下,嘴里念着一段奇怪的话,和那巫婆念得有点像,似乎是一段古老的咒语。
咚…
忽而山壁上的泛起一段文字,然后一个山洞骤而像张开大嘴一般,露出一个狗洞般的一个入口。
攻略对象是怪物!
“我去…你也是霍格沃茨毕业的?”周全吐槽到。
砂雪:???
“快进来吧,你不是想知道「临在之体」为何物吗?跟我进来,你便知晓了…”砂雪继续规劝说道。
周全点头,现在想退出显然也不道德,勉强就进去吧,而且他确实也想搞清楚,但就在进洞前,一股强烈的冲劲在脑中识海袭来,使之他浑身猛的一激灵,继而一道光涌现…
他停住了,目光如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