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逍遙小秀才 空江煙浪-第73章 你可以再看一眼分享

逍遙小秀才
小說推薦逍遙小秀才逍遥小秀才
苏木抬头,瞟了老者一眼,“想学啊你?”
老者笑着点头。
苏木重新拿起笔,呵道:“就不告诉你!”
老者气得又想原地起舞,得亏是一旁的小强也好奇问了一句,苏木这才边低头默书,边道:“如家,像家一样,是男孩纸回不去的‘流金’岁月,这一门学问,那可深了去了,改天等我出了这大牢,另立一派,就叫乳教。”
“不是该二声吗?怎么又改回三声了?”老者想不通。
苏木继续伏案疾书,打着马虎眼道:“你想让我被时空管理局和谐是吧?我顶你啊!”
老者无语,“啥叫时空管理局?”
苏木不理他了,啥都不懂,沟通起来太费劲了。
要是老和尚在这儿,指定车速比自己还快,对面这个,估计幼儿园都还没毕业呢这是。
老者见苏木不回答,好奇心咕咚咕咚往上冒。
只能转移话题,对苏木说道:“那老和尚是个好手,你有了他的玉佩,可千万要慎重着用,不是谁都有机会,拿到他的玉佩的。”
苏木写得手酸,放下笔,拿出玉佩看了看,“你的意思是,这是个消耗品,他帮我一次忙,这玉佩就得还他了?”
老者道:“多新鲜啊,你以为呢?”
苏木微微一眯眼,眼珠骨碌一转,“要不,咱俩打个赌,我说这玉佩是不限次数的,你信不?”
老者哼道:“不信。赌什么?”
苏木瞅了瞅老者的样子,也不知道能赢他点什么,只好道:“你都有什么宝贝?六十年的童子尿可不算啊!”
老者懵了一下,像是被苏木点着了火,吼道:“老夫纵横江湖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被你这种小娃娃看不上的,我赌……二十两。”
“赌这个没意义,你都已经欠了我一百二十两了,我担心你人走了,钱还没还完呢。”苏木直接拒绝。
老者一怔,发现还真是。
他想了想后,说道:“你现在总感觉身体积热是吧,我告诉你一篇口诀,可以让你灵台恢复澄明之态,我这口诀值五千两。”
苏木一惊,他身有积热的问题,一直以为是风寒感冒,但除了体热,又没有别的症状,所以,并没有当一回事。
听老者这么一说,他发现老者,有点东西的。
居然看得出这个。
苏木便道:“你先说几句,我辨一辨真假。”
heavyXheavy
老者呵道:“甭想蒙我,我这口诀不轻示外人,打赌输了是我愿赌服输,凭什么没输就提前告诉你啊?”
他这么说,一方面是想给自己的冥想法增加一些含金量,另一方面,是感觉苏木吞下的生阳丹,加不加速消耗,并不打紧。
但收徒的心,已经在法号两次出现后,有些稳不住了。
苏木道:“行吧,先说好,我可不是为了你的口诀,我就是想单纯的证明我赢定了而已。”
说着,苏木把玉佩,交给了小强,说道:“那老和尚可能还没走多远,你拿着玉佩对他说,大师,苏木请你看一眼,然后,你就回来。”
小强懵怔着接了玉佩,不知道要不要去试。
老者已经被干懵了,你这也行?
苏木催促道:“去吧,试一试,万一不灵呢。”
小强自己打开了锁链,出了囚室,很快就没了影子,此时的监牢,几乎更像一个安全屋,没人不认识小强,自然不会上前阻拦。
等小强离开监牢,发现老和尚与薛九野,正牵马而行,还没走出多远。
于是,小强忙追了上去。
薛九野与老和尚,正聊着天,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同时回头看了一眼。
小强走上前后,把玉佩往手上一托,递到了老和尚面前。
老和尚一愣,“这么快就有求于我?该不会是想跟我回雷音寺吧?”
薛九野也有些傻眼,好不容易打赌赢回来的玉佩,怎么可以如此轻易就用掉这个机会?
糊涂啊!
老和尚说完,就要伸手去拿玉佩,小强把玉佩又收回来,说道:“大师,苏兄弟他……他说让你看一眼。”
说完,小强不理老和尚僵在半空中的手,转身就跑回了监牢。
薛九野愣半天没反应过来。
老和尚亦觉得不对劲,忙跟着小强的脚步,又回了监牢。
当小强步入囚室,当老和尚站在栅栏前……
老者被苏木的操作秀翻了,这和尚还真回来了,而且玉佩也没被收走。
苏木把玉佩收好,重新放入怀中,简单一拍,心里似得到了印证一般,满意地冲老和尚点点头,“你来啦?”
老和尚咬着牙道:“你就只是为了让我看一眼?”
我是杀手女仆
苏木又取出玉佩,“你可以再看一眼。”
“你还我。”老和尚伸手。
苏木摇了摇头,“凭本事赢回来的,为什么还给你。”
“你、你……”
老和尚嗷一下子,转头就走,嘴里口吐芬芳,全是华丽文章。
等出了监牢,老和尚看也不看薛九野,蹭地一下跳到马背上,两腿一夹,那马儿吃痛,抬起前蹄,嗖一下子就不见了。
薛九野了解了情况后,冲苏木竖起拇指,直呼内行。
等薛一走,苏木看向老者,“你说,我记。”
老者也服了。
苏木这小子,完全不按套路出牌。
人家和尚给他的玉佩,是按次还人情用的,他倒好,这么一来,直接把老和尚当免费打手了。
小說
不过,他还是不甘心输得这么彻底,问道:“你这种狼来了的把戏,岂能长久?”
打工巫师生活录 断桥残雪
苏木呵道:“你没听我舅姥爷说吗?这玉佩老和尚只给过四个人,每一次都要收回去,我这是在告诉和尚,除非我死了,否则,这玉佩永远是我的,你想呀,我给他看一次,他就少一次,还得整天担心我活没活着。”
“怎么说?”老者这下没跟上苏木的思维。
唐轻 小说
苏木解释道:“要是我因为拿了这玉佩死了,那这老和尚那么多年树立起来的信誉,就崩塌了,指定有人传,谁谁谁刚拿了他的玉佩就死了,这老和尚以后也甭混了。”
老者听完,瞬间无语。
奶奶的,收这样一个徒弟,到底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啊?
这脑子怎么长得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