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 《曉寒更深西風冽》-第五十九章、臨淵羨魚推薦

曉寒更深西風冽
小說推薦曉寒更深西風冽晓寒更深西风冽
凌冽回了自己房间,庄晓寒已经醒过来了,躺在床上,看着床顶发呆。
凌冽摸了摸她的额头,并不发烧:“喝过药了吗?”
“喝过了。”
“是吗,我检查检查。”
说完俯下身子在她嘴唇上长长吸了一下,嗯,有点苦,确实喝过药了。
庄晓寒撇撇嘴。
爆寵紈絝妃:邪王,脫!
凌冽问她:“你饿不饿?”
庄晓寒点点头,凌冽促狭到:“饿呀,饿也没办法了,我大姐说了,你现在还不能吃喝,什么时候可以得她说了算。你现在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唉,苦啊!”
庄晓寒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噬天 小說
丫环端来了热水,凌冽打发了丫鬟出去,自己习惯的拿起面巾给她擦拭起来。
等到给她擦洗完了,换上干净的衣服,他才出去洗了个澡,神清气爽的回来挨着娘子睡下了。
一路风尘的赶回来,既要小心娘子的伤情,还要担心身后有没有容国的追兵,提心吊胆的,都不能得一夕安寝,现在到家了,总算可以安安心心的睡个囫囵觉了。
在自己家里睡觉就是香。凌冽一觉睡到日上三竿,庄晓寒是不能动弹,屋子里安安静静的。
凌冰一大早就来过了,悄悄看过庄晓寒的伤势,给她换了药就走了,知道自己弟弟回来得一路辛苦,也没有吵醒他。
庄晓寒还是只能喝药不能吃饭,饿过境了反倒不觉得了。凌冽起床时,丫头端水进来,还是凌冽自己动手替她洗脸洗手。他还没出门,他娘亲又来了。
跟着,他爹下朝也来了。
丑媳妇总得见公婆,何况庄晓寒又不丑,在相貌上,没人能挑的出她的差错。
伯爷有点不太自然的见过了小儿子的娘子,庄晓寒没办法起身,只能笑笑点点头。
凌冽的娘亲还在场,他们老夫妻见面也没什么多余的话可说,可见夫妻关系确实不太和谐。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凌冽目前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缓和父母的关系,伯爷来看儿媳妇只是顺道,他其实最想看的是那把宝剑。
凌冽引他来到前厅坐下,从内室柜子里拿出那把宝剑:“就是这个,娘子给它取名叫砭肌。”
这名字确实是实至名归,虽然被包在布条里,那寒气却幽幽的渗出来了,没上手都感觉凉飕飕的。
扯掉布条,不长的剑身上有古朴的花纹,寒光森森,对着剑身一弹,发出一阵沉闷悠长的嗡嗡声。伯爷一时兴起,拿着宝剑对着一把凳子劈过去,剑身从凳子中间穿了过去,凳子仍然直立着未曾倒下来。
凌冽拿脚尖轻轻一推,圆凳倒下去一分两半,断口处齐崭崭的,再看砭肌,秋毫无损。
伯爷连连点头:“好剑,果然好剑!”
翻来覆去的摸着查看。这要不是儿媳妇的剑,他也许会厚着脸皮开口讨要了。
伯爷意犹未尽的走了,凌冽小心的把砭肌包起来,重新放回到柜子里去。
保坂与三好
得尽快去给娘子的宝剑打把剑鞘。
草草的吃了几口早膳,他就告诉庄晓寒他要往端王府里去了,虽然这两三年他不在端王跟前晃荡,总还是归他管辖。
上次端王派他去给靖王运送物资,送是送过去了,靖王却死了。
可能端王早就接到靖王已死的情报了吧,只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京。或许还在等着他去回禀详情呢。
无论如何,得去端王府给上级一个交代。
其实凌冽一进京,端王就知道了,而且还知道他是带着庄晓寒和苏禄国使者一起进京的。
不知道他和苏禄国有什么联系,估计只是路上偶然碰到了的吧,他也想不到更多。
再见到凌冽,感觉他的精神状态好了很多,也许是找回了死而复生的娘子确实令人高兴吧。
端王也有很多的问题想问他,本来庄晓寒是怎样他不关心,但是牵扯到靖王,那就不得不问清楚了。
凌冽把自己看到听到的情况都跟端王一五一十细细说了一遍,特别是在青峰山下的那决定胜负的一仗。端王听得直皱眉头。心里也知道,到了那个地步,靖王大势已去,回天乏力了。
青峰山上头三场战事凌冽并没有亲历,都是从靖王的士兵那里听来的,引来天雷的那场,有各种的版本,而亲历现场的庄晓寒一口咬定是她二师父念五雷咒引来的,不管你信不信,她都是这个说辞。
雙面邪王拐嬌娘
端王听了也是半信半疑:“真的是道士念咒引来的天雷?”
凌冽猛点头:“我问过山上下来的士兵,包括我娘子,都是这么说的。”
是道士法术高强,还是天道命运使然?
无论如何,引来天雷确实是真有其事的,这件事发生之后,莫说是容国,连他们云国都议论纷纷,从朝堂到民间,都说造反的没有好下场。
既然造反的没有好下场,这样的观点一旦确立,那么端王就算有心埋怨凌冽没有阻止靖王被庄晓寒杀死也站不住脚了。不是庄晓寒也会是别人,何况靖王还和庄晓寒有仇。人家是正儿八经的报仇雪恨,何错之有?
错就错在庄晓寒成了凌冽的妻子,云国的媳妇。可这不是当初他端王的意思吗?
搬起石头砸到自己的脚,这样的结局真是扎心。
不过,凌冽说苏禄国有他想要的矿藏,而且还是庄晓寒说的,因为她出海一年多,去过那个地方,知道那里有他们想要的东西!
这也算是个意外收获,看起来,这个庄晓寒真的不同凡响,确有大造化,这么难搞的种种事情,有她一参与,通通就不成问题了。
这运气好得也太逆天了点吧。
武 灵 天下
关于苏禄国岛上到底有没有他们想要的矿藏,端王现在也不敢肯定,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容国现在肯定也没走到这一步,不然,他们早就大批量炼出锋利的刀剑枪炮了。
只不过,就算凌冽说的都是真事,千辛万苦出海一趟就为了拖点矿石回来,会不会造成成本太过高昂了些?
如何抉择才最有利,他得好好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