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洪荒歷 起點-第六十一章:負面鑒賞

洪荒歷
小說推薦洪荒歷洪荒历
古整个人都有些迷蒙蒙的,仿佛在梦中,又仿佛半清醒,就此走在路上,而这条路阴沉而漫长,看不到尽头, 只有极遥远之外仿佛有一条宽广无边的河流。
古还发现,这条路上并不光只有他一个人,前后左右似乎都挤满了人,密密麻麻的恐怕有数万,数十万,甚至更多,但是古却没法靠近任何一个人,这些人也没法靠近他, 似乎彼此相隔极远一样。
就如此,古跌跌撞撞的向前走着,而周围弥漫着灰色的雾气,这些雾气不停的向着古与周边所有人影笼罩而来,这些人影本来还有着色彩,但是在呼吸了这灰色雾气之后,渐渐的,这些人影变得越来越淡,颜色开始消失不见,渐渐的向着灰色转化而去。
古也呼吸了这雾气,但是当他呼吸了第一口这灰色雾气时, 他的身体上就有某种莫名光芒出现,这光芒非白非黑,非现实非虚幻,仿佛从恒古照耀往未来,这是先天秉性的光芒, 虽然古身上只有一丝一缕, 但就是这一丝一缕却驱散了这灰雾,并且让古猛的清醒了过来。
“这里是……我不是在战场上战斗吗?”
古茫然的向着周围看去, 这里阴森而灰暗,他完全搞不懂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周围的一切都是灰色的,既无白,也无黑,更没有什么色彩,而在他周边密密麻麻的人群,全都用一种灰色的瞳孔向前看着,然后麻木的向前走着。
“喂,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古挠了挠头,他就伸手向着身边一個人形拍了过去,他身上的光芒也照耀了过去,那本来不会触碰的奇怪阻隔感顿时消失,这让古一瞬间就摸到了这人身上。
在双方接触的一瞬间,古忽然眼前一闪,他发现自己浑身动弹不得了,但是身体和视野却在移动。
这里是一个非常非常奇怪的地方,有着整洁的街道, 也有着高高的楼房, 这些楼房至少有数十米的高度,密密麻麻的布满了他所见到的空间。
在街道上还有许多金属制造的载具,许多的这种金属载具,同时街道两边也有许多的行人,非常多的行人,这些行人虽然容貌各异,神色各异,但是毫无疑问他们都过得非常幸福,每一个脸色都是红润,没有瘦成骷髅一样的孩子和女人,也没有脸上带着各种疤痕的男人。
这些全部都是人类,古举目看去,所看到的全部都是人类,这是一个纯粹由人类所组成的城市。
(这里……这里就是人类城吗?)
古继续跟随着身躯向前走着,他也继续的看着,他看到了满街的欢笑,他看到了人类无忧无虑,自由自在的行走,这一切都仿佛在做美梦一样。
然后忽然间,他这个躯体的视野开始向上,看着了天空,周围许多人也都看着了天空,他就看到一道火光在天边快速飞来,越来越接近,那是一根尾部燃烧着火焰的造物,古也不知道那是什么,紧接着,这根造物猛的爆发出了如同恒星一样的光芒来,再然后……
古就只感觉到了炽热,燃烧,痛苦,虽然只是一瞬间就没了,但是这痛苦深入灵魂,让他一下痛哼出声。
然后画面一转,古眼前的视野开始了变化,但是古却看不出那些到底是什么,各种扭曲的,无法形容的诡异画面,拉扯,延申,几何图案,或者是偶尔闪烁出来的符号,图象,数字等等,一切都在扭曲中逐渐变形。
这一段画面似乎非常漫长,又似乎非常短暂,古的时感甚至都为此而产生了扭曲,而古所不知道的,他身体中散发的那先天光芒正在一丝一缕的消散,虽然消散幅度不大,但是毫无疑问随着古继续看着这扭曲的画面,这些先天光芒确实少了一小部分。
终于,这扭曲的画面彻底消失了,古看到了原野,丛林,草地,河流,这是他所熟悉的洪荒大陆,看这天地大小就知道,之前所看到的那座全部是人类的城市,古就感觉那方天地太小了,给他一种非常狭窄的感觉。
他依然无法控制自己的躯体,视野也依然被固定,然后他就经历了一些熟悉的事物,比如狩猎,比如采集,比如部落,他跟随这视线看到了一个人类部落。
然后视线中的流程快速过去,终于有一天,一群青面獠牙的万族到来,这些万族中有超凡,而人类部落里也有异人,双方大战了一场,人类一方的异人受伤颇重,而那青面獠牙的超凡也受了伤,所以对方暂时退走了。
就如此,这视线的主人又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中间有好几次都有万族前来攻击或者挑衅,部落里的异人要么打败了敌人,要么与敌人同时受伤,基本上没吃什么亏。
最后,视线的主人死了,并不是病死或者老死,而是在一次外出采集时被万族埋伏偷袭而死,这视线就此定格。
廢后重生:病嬌王爺太纏人 兔七爺
但是很快的,古又进入了一个新的视线,这一个视线张开时,所看到的第一幕就是部落大寨正在燃烧,一大群的万族正在部落中烧杀抢掠,部落中的异人似乎战死了,而万族的超凡却有了三个人,他们各自出动攻击部落里的凡人战士,很快的,大局已定,整个部落的人全部被屠杀殆尽,连同这个才睁开眼的视线主人也是。
古就一直感受着这视线主人的经历,被杀死了,又复活了,然后就是懵懂茫然的在草原上游荡,只有吃喝拉撒的本能,然后很快的,这个视线的主人就会遭遇万族,大部分情况下都会被立刻杀死,但是在连续死亡了十多次之后,万族的手段开始变得酷烈起来,各种虐杀,剥皮,活生生烧烤,一直到后面开始了献祭,那是比剥皮或者活生生烤死更加残忍的死法,因为连灵魂都会在祭祀中被吞噬,咀嚼,永不超生……
古浑身冷汗的从这个人影身上穿越了过去,这个人影在与古接触之后就重新有了色彩,但是色彩非常淡,非常淡,他的面目终于出现了,是一个看起来有些文弱的男子,他似乎也恢复了一定的意识,就用茫然的目光看着了周边,然后又看向了古。
古这时候也回头看向了他,还没等古说话,他就露出了一种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就此消散在了古的面前,而古只来得及伸出一只手来。
在这一刻,古忽然明白这里是什么地方了,这些人影到底是什么了,以及刚刚他所经历的到底是什么。
永恆 聖王 筆 趣 閣
这里是现实与死亡的夹缝,凡是死亡了的生命就会通过这里走向真正的死亡终结之地,而这些人全都是死亡后的灵魂,不,应该说是灵魂的残渣,他们的一切其实都已经被压榨干净了,只剩下残渣向着死亡终结之地而去,
而刚刚古与这个灵魂残渣的接触,不知道是什么原理,或者什么样的能量补充让其短时间内恢复了一下,古就恰好经历了这个灵魂残渣中最值得被铭记的过往。
死亡,一次一次的死亡,虽然古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灵魂可以死亡这么多次,但是毫无疑问,那些过往都与万族有关系,而且很可能是与江东谷蛮族领地的万族有关系,比如那个青面獠牙的万族他就认识,是所谓的巨魔族,他还与巨魔族的灵位战斗过。
古忽然想起了之前钧告诉过他的一些事情,按照钧的说法,江东谷蛮族领地原本是有人类的,甚至人类一开始比万族还要强大一些,还要文明一些,但是随着万族有了超凡者,而人类虽然也有异人,异人却无法传承下来,渐渐的,万族比人类更强了,当强大到一个临界点时,万族对人类的攻击就会开始,从攻击,到侵略,到屠杀,到灭绝……
大秦诛神司
而且在刚刚的死亡轮回中,古也看到了人类的变化,从一开始与万族对着战斗,到后面的战斗到死,在到后面的出生懵懂,只能够本能的反抗,再到被连续屠杀了无数次后,看到万族就连反抗都没有了,软弱的跪倒在地,将脑袋深深的埋在了泥土之中……
古的眼神变得了深邃,他站直了身躯看着周边,密密麻麻的人影不尽其数,看不到远端,看不到后方。
古也不说话,只是又一次摸向了身边的一个人影,再一次的,他陷入到了那种死亡轮回重现之中……
抗日新一代 小說
一个人影,两个人影,三个人影……
古身上的先天光芒越来越微弱,但是与此同时,古心中的一种莫名情绪正在飞快的暴涨。
他分不清那是愤怒,还是悲哀,又或者是痛苦,或者是三者都有,越是看这些灵魂残渣的轮回过往,他就觉得心中越来越沉甸甸的。
“不该是这样的……”
“万族不该是这样的,我们人类也不该是这样的……”
在这些轮回画面中,除了蛮族以外,还有别的万族也在其中,比如他就看到了青空族虐杀人类的场面,还有龙,凤凰,以及别的许多他叫不出名字的种族来。
在无数的轮回画面中,古所看到的所有万族全部都在凌虐人类,没有任何万族会对人类露出善良的举动,从一开始的敌人表情,到后面的麻木表情,再到后面的不屑,一直到最后的视如蝼蚁,无视,甚至不把人类当成生命的表情与眼神。
都市魔君 喚醒異能
在这一刻,古忽然间明白了籍为什么如此苦大仇深。
古虽然痛恨灵蛇族,也想着之后回到沧部落帮助人类打败灵蛇族,同时他也觉得天蛇族不好,拿人类做残酷实验,之后也要给天蛇族教训,但是他对别的万族其实并没有带着恶念。
比如他对金翅就带着朋友的情绪,对别的万族也基本上带着普通人的情绪。
在古心目中,万族和人类其实是对等的,只要没有对人类作恶,那么万族的平民和无辜者就和人类相同。
但是在这一刻,古的这个想法被颠覆了。
他看到了太多太多万族对人类的血债,包括那些普通凡物的万族,他们中的孩子甚至都可以笑嘻嘻的看着大人们虐杀一名人类,将其的皮肤剥下来,将其骨肉拆分,就如同在杀一只待宰的羔羊一般。
就在古不知道触碰了多少灵魂残渣时,他身上的先天光芒终于全部消失殆尽,与此同时,从他身上就有漆黑涌了出来,这漆黑来自于他的心灵深处,与他完全融合在了一起,渐渐的,古的瞳孔染上了这漆黑,他的脸上也带着了暴虐。
与此同时,刑的身形也出现在了当场,这个身形看起来面无表情,很是呆滞,她拉着古的手臂一抬,就此消失在了原地。
然后,古睁开了双眼,他的双眼中血肉色正在快速的退去,一股股苍茫气息,历史的沉重气息,时间的漫长气息从他身上冒出,就如同经历了数百次,数千次,乃至是数万次死亡轮回后才有的气息那样。
而在古的灵魂深处,刑一只手插入到了一个巨大的肉块深处,紧接着,这个肉团开始了飞快消散,而刑的躯体也随之变得了更加淡薄,若隐若现,仿佛也要随时消散那样。
随着这个巨大肉块在古的灵魂之中消散,最初之蛇降临的意识被彻底斩断,但与此同时,从古身上开始涌现出了黑色的火焰来,古的身躯也开始了随之变化,从六腿四翼开始转化,其形态慢慢变成了人面兽身,双耳似犬,仿佛一只站立着的巨大人狼,或者是某种无法形容的凶暴怪物一般。
这个形态充满了暴虐,身高足有三米多,双手上更是有着足有一尺长的漆黑指甲。
遥远外的钧一直看着这一切,古身上的最初之蛇痕迹完全消散了,这本在他预料之中,而那无数死亡轮回的气息泄露,更是让他理所当然的点头,直到那黑色火焰开始了燃烧,钧才微微眯起了眼睛。
(还是没有完全觉醒本质吗?看起来似乎有多觉醒了一部分,换句话说,只是最初之蛇部分的意念,依然是压力不够了?果然……古需要的是圣位层次的敌人啊,放心吧,古,我会尽快为你安排上的,到时候一定可以让你彻底觉醒。)
钧默默的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