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穿成癡傻醫妃後她拯救了瘋批攝政王 ptt-第一百二十八章 塵埃落定鑒賞

穿成癡傻醫妃後她拯救了瘋批攝政王
小說推薦穿成癡傻醫妃後她拯救了瘋批攝政王穿成痴傻医妃后她拯救了疯批摄政王
“你,你有种就打死朕,到时候世人都会知道,你是弑君才登了皇位的,天下人唾弃,你这皇位坐不久!”
云泓嗣梗着脖子,一副你要杀便杀的模样。
这样的云轩帝让陶老家主忍不住磨了磨后槽牙。
忍不住站起身便一巴掌将云轩帝一张脸打的歪了过去。
他一直以为云轩帝是个色厉内荏的,怎的今天就有了这么大的勇气敢跟他对抗了。
难不成真的是因为摄政王?
“呸!”
陶老爷子手劲儿大,小皇帝被打的眼冒金星,缓了半天直接从嘴里吐了颗带着血沫子的牙出来。
“陛下,如今还有几个时辰天便亮了,臣不杀你,但臣可有是的法子让您生不如死。”
“陛下,摄政王这时候想必已经被臣派去的人杀了,您还是别做无谓的挣扎了。”
“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杀的了摄政王!”
云泓嗣嘴角破了皮,却依旧不相信他那奸诈的皇叔被杀死了。
他是云国的皇帝,万万人之上,就算是被摄政王杀了,也绝对不能被一个小小的陶家给杀了!
陶老家主气的鼻子险些歪了上去就要踹云泓嗣一脚。
贝剧
可这一脚还没下去,外面便传来了阵阵刀剑相接的声音。
这声音听在两个人的耳中莫名的熟悉,这不正是刚刚他们听过一遍的声音吗?
陶老爷子神色一肃,堪堪收回了要踹出去的脚,刚刚自己逼宫时便是这么打的,如今这声音再次出现,自己一下子像是瓮中的鳖。
外面惨叫声响起,甚至有撞门的声音。
陶老爷子带着屋里的人开了门便看到乾清宫的大殿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群穿着金色甲胄的士兵。
那些士兵训练有素,他带来的人被打的节节败退。
陶老爷子红了眼睛,拿着长枪便要冲出去。
就在这时,大门口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陶老家主这是想要亲自动手了?”
禛的爱你
陶老爷子抬头往前看去,一片混乱之中,他看到了远处打开的大门外坐在轮椅上的云修宴。
整个乾清宫都是血腥味儿,对面的年轻男子却是任由他身后的公公推着,一路上畅通无阻的往自己的方向过来。
“云修宴?”陶老爷子眯了眯眼睛,下意识的握紧了手里的长枪。
“陶老家主,别来无恙啊。”
四周都是杀伐声和惨叫声,明眼人却都能看得出来,这场逼宫在摄政王踏进来的那一刻便已经注定了失败。
“云修宴,你竟然还活着?”
“陶老家主说的这是什么话,本王不过二十多岁的年纪,您如今已经年过七旬了还好好的活着,本王不过二十多岁的年纪,怎的就死了呢?”
“我!”陶老爷子被云修宴怼的哑口无言。
“哦——本王倒是想起来了,今晚有王府内忽然来了几只苍蝇,可惜啊,那些苍蝇实在太笨,被本王的侍卫随手便拍死了。”
“不过本王现在想想,原来那几只废物蝇虫原来是你放出来的。”
“你!”陶老家主被云修宴气的险些翻白眼。
云修宴却是不打算给他说话的余地,男人挥了挥手,魏德会意,推着他便进了屋。
陶老爷子和他身后的侍卫有心想要拦,此时却当真是有心无力。
云修宴的身形刚出现在屋内,小皇帝的脸上就焕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光彩。
“皇叔,皇叔!陶家造反了!皇叔救朕!”
云修宴淡淡的看了云泓嗣一眼,云泓嗣被逼着跪在地上,苍白的脸上那大大的巴掌印实在是过于明显了。
“陶老家主还不放了陛下吗?”
“摄政王,皇帝无才无德,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儿,既然今日你来了这里,咱们何不杀了皇帝取而代之呢?”
“你放心,我陶家没什么所求的,只求能保荣华富贵便好,剩下的陶家愿意拱手送给王爷。”
陶老爷子不愧是一家之主,如今都到了这地步了,他都没见慌乱。
反而是一看事情不成便想要与他谈判了。
云修宴静默了一会儿,似乎是真的在认真思考着这个问题。
这时候皇帝终于知道慌了。
“皇叔,咱们才是一家啊!你千万不能相信一个歹人的话!”
云修宴抬起头,一双黑眸盯着已经快哭了的云泓嗣。
看着他今晚已经受了不少的委屈了。
啧,这样以后才会更听话。
“陛下,起来。”
云修宴话落,云泓嗣还有些不敢置信,自己被两个人按着跪在地上,他怎么起来?
不过他刚这么想,两把短刀已经贴着自己的脸颊没入了自己身后两个人的身体里。
云泓嗣只觉得寒光从眼前闪过,紧接着脖子和脸上便感受到了一片温热。
血……
等云泓嗣意识到了自己脸上洒满了别人的血后,身后的两个人应声倒地。
肩膀上的压力一松,云泓嗣愣了半天才浑浑噩噩的站起身。
他不敢擦脸上的血。
“禄公公,陛下都吓着了,你是干什么吃的?”
云修宴转头看向了一边一直都跪在地上的禄公公。
这时候禄公公像是刚回过神来一样,跌跌撞撞的到了皇帝身边。
“陛,陛下,您没事儿吧?”
叶九卿看着禄公公的背影,若有所思。
虽然这位禄公公如今看着像是被吓的屁滚尿流了,不过谁让她是个心理医生呢。
禄公公这害怕十成十都是装出来的。
叶九卿微微低下头,脑袋靠在了云修宴的肩膀边上。
两个人开始旁若无人的咬耳朵。
“王爷,这位禄公公不简单。”
“嗯。”云修宴点头。
众人全程看着两个人交头接耳,摄政王府的人对此早就见怪不怪了,反而是陶老爷子,一张脸都快气歪了。
他们也太不将自己放在眼里了。
“陛下,这儿的事就交给臣处理吧,您说好吗?”
云修宴声音温和,听着像是在询问,但是在场的人都知道,这不是询问,这是在命令。
事到如今,云泓嗣的命可以说是都握在了云修宴手里了,他也不敢说不好。
看着云泓嗣被人护送着出了门。
云修宴终于将目光转向了陶老家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