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白衣腰繫劍-第五十六章 白裙闖山門(中)看書

白衣腰繫劍
小說推薦白衣腰繫劍白衣腰系剑
闯山门历史由来已久。
从有江湖时,便一直有闯山门说法,只是这等做法太过招摇,在大玄历史长河中,闯山门的事迹实在少的可怜。
亦得 小说
Colorful Pancake2
我有一顆時空珠 慾望如雨
三千大道上的大家们,讲究进退有度,与人生死搏杀毕竟是少,这闯山门做法本就偏激,无异于在别人家门口扇别人一巴掌,此等冤屈,只能用生死来洗刷。
现在有人递上挑战书,这便是狠狠在断指山宗宗主脸上来一巴掌,清脆响亮!
占山为王已久,面对都是初出茅庐的江湖新人,心态自然膨胀,大有一剑在手,天下我有气势的中年人朝站台下望去,只见成百上千的剑修纷纷低下头,不敢与之直视,他满意一笑。又见人群中有一伙人直视自己,不禁大怒,朝年轻白衣嚷道:“就是你要挑战我宗?”
吴忧风轻云淡摇头,指了指最前面的白裙,扬声道:“是她。”
中年剑痞随吴忧指尖看去,只见人群最前面有一白裙姑娘,手持银枪站在最前面,见其容貌倾城,身材标志,前凸后翘,心中一团邪火丛生,肉眼可见痴样。
吴忧见状,啧啧几声,直摇头。
江湖十大险,胭脂占山头,这话一点都没错。
年轻白衣又注意到洛瑾将银枪插在地上,挑了挑眉,饶有兴致朝洛瑾问道:“不出枪?”
“这等小宗,何须出枪。”洛瑾站在几十人面前,上前一步,青丝披背,又扭头朝人群中的白衣一笑,故作柔声道:“吴少爷,借奴婢剑一用可好?”
此声一出,满场哗然。
曲小莲抿嘴轻笑,这是要拉少爷一同下水的意思。
吴忧也是无奈摇头,腰间长剑一出,剑意沸腾,断指山宗门前,引来无数剑道共鸣。
长剑在空中划过一好看弧度,稳当落在洛瑾手掌心中。
场内剑修喧哗消散,不由正色打量起这长相出尘的男子,原先轻视一扫而空,先前一剑,可是有大家风范。
我在足壇瘋狂刷錢
无数女剑修打量起这年轻白衣公子哥,脸上羞红难遮,年纪轻轻剑意如此了得,定是出自剑道名门。
谁家少女不怀春?
台上的文秀姑娘气不打一处来,盯着年轻白衣背影,看着人畜无害,干干净净,没想到心思如此歹毒!
扮猪吃老虎!
拿自己讨笑话!
与文秀姑娘咬牙切齿不同,身旁背负娄匡的男子原本凝重表情,见到这一剑,好像拨开云雾见了青天,露出丝丝笑容。
先婚后爱
中年男子本就是武夫三境的用剑高手,吴忧隔空一剑自然看出有一些门道,心中侥幸万分,还好不是这年轻白衣来闯山门,只是起先语气冲动,保不准等下年轻白衣会坏自己好事,转眼一瞧洛瑾,又顾不得那么多,此等天上才有的姿色,今日被他碰见,定是要收入床中,贼溜一笑,仿佛是当场将白裙姑娘拿下,一度春宵。
中年男子提提裤子,笑眯眯对洛瑾说:“小姑娘,你可知道闯山门规矩?”
洛瑾脸色淡漠,多说无益。
中年人见洛瑾一副没把自己放在心上模样,不由大怒,又想到之后春宵场面,强忍怒气,自顾自继续道:“很简单,你只要能破得了我断指山宗护宗剑阵,这山门,便算你闯下了。但若是你不能,那可就得全听我宗的意思了。”
说完,还贼溜溜将嘴中口水往里一吸,引得在场女剑修面露嫌弃之色。
“好。”洛瑾点点头,目光一闪,只听一嘹亮剑鸣从白衣上呼啸而出,回荡在断指山脉间。
先前有年轻白衣以枪入剑,现有白裙在断指山前用剑代枪。
这何尝不是一种表示?
吴忧淡淡一笑,对这个妮子,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中年男子见状,脸色一沉,摆摆手,身后弟子便倾巢而出,飞身入道阶,以洛瑾为中心散开,形成一个圆形剑阵。
洛瑾心如止水,她练枪讲究一枪定乾坤,现在用剑也是如此,一剑破敌。
洛瑾随剑走长龙,看准时机,一剑刺出,直掠一名断指山宗弟子头颅,无须这断指山宗弟子出剑,只是一退再退,自有就近的数位弟子救场。
剑阵最妙处便在于将每一位列阵剑士融为一体,阵中剑鸣如鹤雀长啸,瞬间便有三剑并起,一剑挡洛瑾飞剑,一剑击向洛瑾身后,第三剑却是直面洛瑾胸前而来,更有数位断指山宗弟子在周围以规律步伐行走,如罗盘一般,剑意纵横,让人心生退意。
生于江湖,长在江湖中的洛瑾自然知道护山之阵从来都是宗门的金字招牌,马虎不得,莲步轻盈,她飞身躲过一剑,脚踩地面跃起,借一段指山宗弟子之力,脚尖触其剑身,转身长剑一挥,抵御另外两名弟子杀招。
在剑阵周旋几招,摸清了剑阵大概的洛瑾便开始枪意大涨,以枪意转为剑意,骤然加重用剑力道,将马上杀来的三剑震飞剑阵既定轨迹,抓住这一瞬间,洛瑾并未取近处弟子头颅,而是飞身朝剑阵最为薄弱处杀去,重重一剑劈向修为最弱的弟子,一剑便削去对面手臂,来不及停歇,也不去理会紧追身后的数道飞剑,洛瑾踏风轻移,瞬间又向另一个断指山宗弟子斩去。
那名断指山弟子反应也是灵敏,御气用剑身格挡,可奈何洛瑾用剑力道实在重,只是接触瞬间,火花四溅,断指山宗弟子顷刻一分为二,血洒当场。
周围剑修鼻息凝神,这等场面,虽不如黄有德和鹤周天在陵城一战来的华丽,但对于只是初出茅庐的新人来讲,着实太多庞大些,有些剑修,一生没见过血,闻见空气刺鼻味道,脸色煞白,口吐当场。
曲小莲见此状,没有多少意外,打趣道:“少爷,这山宗这下子算是十拿九稳了。”
“只是开始,曲姐姐,”吴忧摇摇头,看向最前方依旧是浑然不在意,自信满满的中年剑痞,平淡道:“那个中年剑痞还未入阵,他才是主心骨,不管死多少个弟子,都没太大用处。”
曲小莲听闻,半信半疑点头,又见这剑阵无论死多少弟子,还在如初运转,原本轻松消失彻底。
年轻白衣微微一笑,垂下头附在曲小莲耳畔,不知与其说道些什么,只是原本还有些担心洛瑾的曲小莲,听后嫣然一笑,明媚动人。
“少爷,此话可当真?”
“骗你是小狗。”
“好,我这就去准备。”
年轻白衣颔首,青衣姑娘本就在人群最前面,掠过场外传出剑气,很自然停留在银枪身旁。
断指山宗宗主见到曲小莲,心中又是一颤,脸露喜色,今日是什么日子,好看的仙子买一送一?